桑壁伊

编辑:戳子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4-01 10:33:19
编辑 锁定
桑壁伊,《冰川天女传》中人物,
萨迦宗土司的女儿。
对陈天宇倾心爱慕,并以系鞋带的方式向陈天宇表达了爱慕之意,但陈天宇对其没有好感。
后得闻陈天宇娶妻在江南定居,就带着强烈的恨意去找到陈家,用毒箭重伤幽萍后自杀,
后在幽萍的劝说下陈天宇以妻子之礼安葬她。
中文名
桑壁伊
国    籍
中国(清朝
民    族
出生地
西藏南部萨迦宗

桑壁伊人物简介

编辑
出处:梁羽生名著《冰川天女传》、《云海玉弓缘
身份:江玛古修(小姐)
父亲:西藏萨迦宗土司
未婚夫:陈天宇
情敌:芝娜幽萍

桑壁伊出场描写

编辑
忽听得环佩叮当之声,一个戴着满身饰物的藏族少女,已是在他的面前出现,那藏女穿着一件湖水色的长袍,上身披了件蓝绒衣,腰间还缠了一缕轻纱,打扮得华贵极了,像盛开的夏日玫瑰,可不知怎的,却总是令人觉得有一股庸俗的味道。因为礼仪的关系,陈天宇也只好站起身来。
土司的女儿脸上堆着笑容,腰肢款摆,一步步的朝陈天宇走来。那土司的女儿走到他的面前,腰肢一弯,嘻嘻一笑,忽道:“你的鞋带松啦!”双手摸着他的牛皮统鞋,就替他结鞋带。
——《冰川天女传》第一回 神箭连飞 穿云惊小侠 飞刀一掷 劈果救佳人

桑壁伊谢幕描写

编辑
那少女倏的将面纱撕下,一双水汪汪的眼睛,似哭非哭,似笑非笑,凝视看陈天宇不作一声,陈天宇如遇鬼魅,失声叫道:“你,你是桑璧伊!”那少女忽地狂笑,半晌说道:“不错,你认得我了,你未婚的妻子来找你了,咱们一同去吧!”蓦然间又拔出一支短箭,向陈天字的咽喉,江南大叫一声,哪来得及。
1984版云海玉弓缘-
1984版云海玉弓缘- (8张)
陈天字面如死灰,心中叹道:“冤孽,冤孽!”瞑目以待,忽听得『波』的一声,陈天宇睁眼看时,只见那支短箭并非在自己的咽喉,而是在那少女的胸囗。
只听那少女叹了口气,嘶声说道:“天宇,你好!你不愿与我同走,是也不是?好,反正我已把她杀了,就让你独自在世上伤心吧。嗯,天宇啊,你让我再替你结一结鞋带。”声音越说越弱,身躯好似一根芦苇般的折了下来,伏在陈天宇的膝下,双手按着他的长靴。
这这罩着面纱的少女,正是以前萨迦土司的女儿桑擘伊。陈天字的父亲陈定基以前做萨迦宣慰使的时使的时候,被土司威迫,替儿子定下了土司的女儿。这门亲事,陈天宇一向是不承认的,他并曾为此逃为此逃婚。後来土司给一个藏族少女芝娜刺死,婚事就不了了之。想不到在陈天宇南归之後.桑璧伊竟万里迢迢的来寻觅他。她本来是要将陈天宇也一齐刺死的.临到下手之际,忽然不忍,又让他活下来了。
陈天宇轻轻将桑璧伊的尸体搬开,一看鞋带已经松乱,原来西藏的风俗,少女替男子结鞋带,就是以身相许的意思,以前桑璧伊在土司衙门,曾经替陈天宇结过一次鞋带,那时陈天宇还未知道这个风俗。桑璧伊对婚约念念不忘,至死也要做他的妻子,在临死之前,她仍然要再替他结一次鞋带。
——《云海玉弓缘》第一回 抱恨冰弹御强敌 忏情毒箭插酥胸

桑壁伊内心回忆

编辑
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我常常想,一些认识和不认识的人、古代人和现代人、伟人和草根、男人和女人、他们和我,是不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?人生轮回千百次,我是谁?如果我是他们,如今我在做什么?想什么呢?
恍惚间,我漫步到玉翠峰下。一池清水呈现在眼前,池水清澈见底,玲珑剔透,鞠一口甘醇香冽。微风习来,只见水面涟漪轻漾,池边盛开的杜鹃倒映在水中,好似少女翩翩起舞。我心里一紧,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转花池
赶忙撷一朵粉色杜鹃投入水面,果然随波旋转,醉人心神。我不自禁的探出半身,双手合什,凝神追望。刚想许一个还没来得及想好的愿望,不留神,脚下一滑坠入池中。我一惊,手忙脚乱的向岸边游去。这时,一双玉手伸了过来:“江玛古修,洗完了吗?快点吧,老爷要着急啦。”
“江玛古修(藏语是小姐的意思)?老爷?”我诧异,抬头一看,只见两个身着古装的丫鬟打扮的藏族少女正在对我说:“江玛古修,老爷传话立等你去相亲呢。你再不上来,我们可要被夫人骂啦。”
怎么回事?我看看她们,再看看自己。这一下可让我大吃一惊,不知什么时候身上的衣服全不见了,更恐怖的是自己的身体竟然变成了女儿身!我几乎晕了过去,昏昏沉沉的被两个丫鬟拽上岸,利落的帮我穿上了一套布满饰物的湖水色长衫,上身披了件绒衣,腰里还缠了一缕轻纱。我急得说不出话来,只是眼泪却不争气的流了下来。
“江玛古修,你不高兴吗?听说那个男子叫陈天宇,是咱们萨迦宗宣慰使陈定基的公子,他可是咱们这藏族姑娘追求的偶像啊······”
我没有听清她们说些什么,只觉得这两个名字好像很熟。我的大脑一片空白,深一脚浅一脚的跟她们来到一座气派的庄院。只见又一位古装藏族贵妇人匆匆跑过来,拉起我的手向院内就走,边走边说:“女儿啊,你怎么这么慢啊,陈公子已经来啦。”
我如坠戏中,一任这位“母亲”把我领到后花园,在一座亭子后面的花丛中站定。
“快看,那就是陈天宇,旁边站着的是他的父亲陈定基。咦?他好像在和你父亲争吵什么?”贵妇人皱了皱眉,指着亭子人群中一位倜傥的少年公子说。
只见陈天宇正躬身和一位年约五旬的威武藏族大官亢声说话:“土司大人,要是我一刀将苹果劈为两半······”
原来我这位“父亲”竟然是一位土司!他接过陈天宇的话说:“我立刻放她走。”
说时迟,那时快,陈天宇闪电般的用手一甩。顺着飞刀,只见一个披着白纱的漂亮藏族少女头上的一个苹果早已一分为二。那个少女紧闭着嘴儿,一双明如秋水的眼睛茫然的凝望着天空。少女瞥了陈天宇一眼,默然的走了。我心里忽然生出一丝醋意,竟然有点嫉妒起她来,感觉自己一下子喜欢上了这位陈公子。
土司哈哈大笑,手一挥说:“请江玛古修来。”
我好像福至心灵一般,急忙笑吟吟的款摆腰肢,走到陈天宇跟前说:“你的鞋带松了。”然后弯腰轻抚他的牛皮统靴,给他重结了一次鞋带。(注:这是藏族少女向男子求婚的一种方式)
只见陈天宇大吃一惊,焦急的说:“不,不行”。
我“嘤”的一声,委屈的哭了。土司勃然作色,喝道:“怎么,我土司的女儿,你不满意?”
陈定基忙道:“小儿年幼无知,土司休怪,我回去一定好好教训他。”这等于答应了这门婚事,我这才破涕为笑,将斟满的一杯酒递给手足无措的陈天宇
陈天宇一口饮了酒,和父亲匆忙离开。土司哈哈大笑道:“亲家本布,我等你来提亲啊。”
谁知,陈家父子再也没有回来。陈定基竟然舍官不做,携儿子陈天宇跑了。
原来那个漂亮的藏族少女才是陈天宇的心上人,名叫芝娜,是土司的仇人。土司抓到她,却为了我和他的婚事才放了她。我早已对陈天宇念念不忘,度日如年的等了两年,终于悄悄的离家去寻找他。我既然为他结了鞋带,我这一生都是他的人了。要知道这是大清朝,虽然我是土司的女儿,却也不能再嫁。
就在我流浪江湖的途中,传来消息说,芝娜刺杀了土司,她也当场身亡了。可是陈天宇却和一个名叫“冰川天女”的尼泊尔公主的婢女结了婚,定居江南。我恨死他了,我不恨芝娜杀了土司,只恨陈天宇在芝娜死后,还和别的女人结婚不肯娶我。我带了一束阿修罗花(魔鬼花,闻到它的香气就会筋酥骨软,昏迷不醒),决定万里迢迢去寻觅他,将他刺死,然后自尽。
当我历尽千辛万苦找到陈天宇的家时,却发现他的仇家正在前来寻仇。眼看他们(陈天宇和他的妻子幽萍)就要丧生在鬼头刀下,我赶紧拿出阿修罗花,幽萍这才仗着“冰魄神弹”打退了对手。可是他们二人也都中了花毒,我也被“冰魄神弹”冻得抖个不停,快要冻僵了。幽萍见我坐在一颗槐树下,脸上罩着面纱,急忙爬到我的跟前,要送我服食驱寒的阳和丸,我拿出一支毒箭蓦然刺入这个抢了我的郎君的女人的胸口。她惨叫一生,倒在地上。陈天宇惊得呆了,飞身抓住我的肩膀,颤声喝道:“你是谁?为何下此毒手?”
我攸的撕下面纱,一双水汪汪的眼睛似笑非笑、似哭非哭的凝望着他。他如见鬼魅,失声叫道:“桑璧伊,你,是你”
我这时才知道原来自己叫做桑璧伊,我狂笑着说:“不错,是我。你未婚的妻子找你来了,咱们一同去吧。”我蓦然又拔出一支毒箭,向他的咽喉刺去。陈天宇面如死灰,瞑目叹道:“冤孽、冤孽!”见到他的样子。我忽觉不忍,转手将毒箭刺入自己的胸口。嘶声叫道:“天宇,你好!你不愿与我同走,是不是?好,反正我已经把你的妻子杀了,留你一个人在这世上伤心吧。嗯,天宇啊,让我再替你结一结鞋带吧。”我感到自己的声音越来越弱,身躯好似一根芦苇般的折了下去,终于伏在他的膝下,双手按着他的长靴闭上了眼睛。
我站在云端看着天宇呆若木鸡的样子,轻叹一声,袅袅飞去......
忽然感觉一脚踏空,睁眼一看,自己躺在床上,手中兀自拿着一本翻开的《冰川天女传》。
唉,
转花池,转花池,
三生花转为谁痴?
伊人薄命与君逢,
前世的情愫,今生的情仇,
轮回三世有谁知?
——出自《转花池》 作者不详
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
词条标签:
小说 动漫形象 其他 人物